错换人生28年,河南大学的说辞不能服众,其中几个疑点被扒出

错换人生28年事件发生以来,河南大学非常重视,成立了工作组,开展调查,并表示积极配合司法机关解决问题。调查工作结束后就在网上发表了说明。

河南大学没有对手环的问题作出回应

河南大学的说明大部分都贴近事实,可是也有一部分说辞不能服众,说明他们的调查工作不严谨。首先就是关于新生儿的手环问题,河南大学没有作出回应。他们只是说明了新生儿都有包被,包被外面有标有产妇床号的园牌。可是许敏的回答却是,她用的是自己带的包被,当时姚策被抱来的时候,就是被自己准备的包被抱着,这如何解释?

关于包被的问题可以不考虑,那时候管理上可能存在漏洞,不管用什么包被,只要挂上产妇的名字也不会错。可是手环的问题才是重点,但是在询问主治医师王社莲的时候,她却说那时候新生儿都没有手环,可是和许敏一个病房的一位产妇却说,当时孩子是戴着手环的,而且,这位产妇愿意出庭作证。

有没有手环这一点非常重要,如果被证实有手环,那么就是人为,如果没有,那么错抱可能性大。因为手环不可能脱落,可是包被会被解开,或许是在洗澡的过程中发生错换。

孩子是否是在洗澡时发生错换

河南大学还在说明中说道,两个产妇不是同一天生产,也没有在同一病房,那么两个孩子是什么时候被抱错的?那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在洗澡的时候,才会解开包被。那么问题来了,文中说道,孩子生下来后,由产房护士称重、包裹,然后让产妇看一眼,最后集中到婴儿房统一管理。因为两个孩子不是同一个产房出生,包裹肯定不会错,所以说这个环节不会有错。

河南大学还说了,当时婴儿室三班倒,当班护士负责接生、新生儿洗澡、换被子和人工喂养,婴儿每天洗澡,由两位护士负责,一位负责洗澡,一位负责包被。那么许敏曾经提出问题,婴儿到底是一个一个洗的,还是同时洗呢?只有两个护士,一个一个洗的可能性大,洗完一个包一个,一般不会出错,如果出错就有可能是人为的。

河南大学还说了,那时候婴儿管理上是母婴分离,产妇见不到孩子,都是吃奶的时候抱来,吃完奶再回到婴儿室,那么错换孩子的场地肯定是在产房,跑不了的,在这期间,产房的护士是接触婴儿最多的人,那么从这方面入手调查就会得到最直接的证据。

乙肝化验单为何丢失

对于为什么杜新枝的乙肝化验单会丢失,河南大学解释说,因为时间久远,无法考证。对于这一点,大家认为无法服众,为什么偏偏就那一联丢失呢?别的都没丢?

郭希志是护士长为什么被说成护士

关于重要证人郭希志,河南大学说她只是办公室护士,并非护士长,不参与产房护理工作,那么为什么她可以在病房的单子上签字?而且在医院临床业务工作介绍的一页中有郭希志担任护士长的信息?究竟河南大学调查的信息可信度有多少呢?文中还提到潘婷婷是郭希志的女儿,但是在医院没有担任要职,只是药学部普通职工,其丈夫非医院职工。

虽然河南大学对此事作出了回应,许敏也很感激,但是许敏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,因为有许多的疑点还没有得到解答,查找真相还是遥遥无期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